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中部省份经济转型:河南押宝富士康

发布时间:2012-07-05 12:03:00 来源:网易 作者:周芳
关键字:经济 省份 中部

  实体经济不景气成为中部6省不可回避的共同现实。

  今年4月,内需动力持续减弱,投资增长势头放缓,中部地区工业增速更是大幅下滑至近5年来最低点。

  中部各省正在积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连日采访发现,湖北、湖南两省纷纷把目光投向高新技术产业,而河南则“押宝”富士康效应。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彭智敏认为,不景气的经济形势为中部打开了调结构的窗口,能否把握住这次机会,关系到中部各省的重新排位。

  工业增速5年来最低

  上半年地方经济到底有多不景气?

  本报记者近期走访湖北多家上市公司时,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受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及下游需求下滑影响,公司一季度主营业务增速减缓,库存增大,正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其中,钢铁、机械制造、航运、基础设施建设、化工等行业受到的冲击尤为明显。

  以长航凤凰(000520.SZ)为例,公司今年一季度报亏2.5亿元,预计全年亏损额将达5亿元。

  湖南省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湖南工业企业生产增速持续大幅下滑。4月份,全省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仅增长12.6%,是近5年来同期最低增速,低于2008年同期6.1个百分点。湖北、河南回落幅度分别高出湖南5个和3.1个百分点。

  河南宏观经济运行监测预警系统数据显示,4月份河南经济景气分值为46.6%,降至2009年7月份以来的最低点。在工业生产、投资、消费三大经济活动中,工业速度下降幅度最大,当月河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7%,增速较上月下降3.1个百分点,为2009年6月以来最低当月增速,平滑增长率亦降至2009年7月以来最低值,河南经济运行正处在2009年来最为困难的时期。

  同时,多个行业如钢铁、汽车、电解铝、水泥出现产能过剩局面,市场不景气导致企业利润大幅下滑。与全国趋势一致,中部6省多个支柱产业也同样面临产能过剩、效益恶化的挑战。

  湖北省十堰市聚集了一大批东风商用车零配件产品供应商,然而由于汽车、工程机械等上游厂家的固定资产投资受宏观影响较大,这些供应商的供货需求受较大影响。“上半年订单量相比销售旺季下降了50%。”十堰一家中型汽车零部件厂商负责人告诉本报。

  这并非个别行业现象。据统计,今年1~4月,湖南固定资产投资2916.75亿元,增长24.1%,同比回落9.3个百分点,比1~3月回落3.4个百分点。湖北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653.09亿元,增长27.4%,比1~3月回落2.8个百分点。

  特别是新开工项目数、重点项目投资、工业投资增幅放缓尤为明显。1~4月,湖南省新开工项目7836个,仅增长7.6%,同比回落9.6个百分点。

  “两湖”:新兴产业救市

  拉动经济快速增长的传统方式已不可持续,经济转型迫在眉睫。

  本报记者注意到,高耗能行业对工业增加值的贡献愈来愈少。1~4月,湖南省六大高耗能行业实现增加值仅占全省规模工业的1/3,同时,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却双双呈逆势上扬的态势。

  湖南省对高新技术产业和生态环保产业的投资分别增长了94%和44%,同比分别提高了49.8%和37.9%。

  湖北省1~4月固定资产投资排行榜上,增幅靠前的亦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金融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投资结构的调整提振了两湖地区经济增长士气。

  进入5月,湖南、湖北两省工业增速出现止跌,投资增幅回落趋缓。其中,湖南省1~5月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15.3%,比1~4月下滑0.6个百分点,但滑落幅度比1~4月收窄0.5个百分点。该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幅度亦分别比1~3月、1~4月收窄2个百分点、3.3个百分点。

  具有较高附加值的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还拯救了当地疲软的外贸局势。上述两大产品出口额分别增长53.6%和48.4%。

  河南“押宝”富士康

  中部另一重镇河南省则充分利用富士康效应,挖掘新的增长动力。

  数据显示,5月,河南省40个工业行业大类中有18个行业比4月份增速放缓,放缓面达45.0%,但电子信息产业却一枝独秀,暴增555.8%。

  其中,以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富泰华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富鼎精密工业(郑州)有限公司等为代表的“富士康”系企业立下汗马功劳。

  据统计,今年1~4月份,河南省产业集聚区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0.1%,尤其是郑州航空港区,受富士康河南项目去年下半年建成投产影响,其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3倍以上,区内工业从业人员达到13.61万人,同比增长13.8倍。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该省另19个产业集聚区,其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却出现负增长,其中安阳市产业集聚区同比下降25.5%,降幅比1~2月份收窄13.7个百分点。

  对于中部各省“押宝”新兴产业,彭智敏认为,中部地区在经济下行期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步伐,既是经济转型的内在需要,也是受外需疲软与内需收缩双重叠加的现实影响所致。尤其是偏重工化的工业结构,工业抗风险能力较弱,受基础设施建设放缓和房地产调控等因素影响较大,拉动工业整体下滑。

  事实上,中部地方决策层一直处于“先调结构还是先保增长”的纠结中,今年上半年不景气的经济形势反倒为他们打开了调结构的窗口,“能否把握住这次机会,关系到中部各省在经济增长进入新周期后的重新排位。”彭智敏说。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